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大疆:“磨刀霍霍”无人车

36484
亿欧网 2020-11-25 11:19 抢发第一评

作者| 张男

大疆希望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1、无人机本质上是一个利基市场,无法真正“大众化”,大疆“独孤求败”;

2、大疆需要找到另一个足够大且具有想象空间的领域,支撑起1660亿元的估值;

3、在自动驾驶领域,大疆极有可能效仿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的路线,凭借技术优势为其他厂商提供相关解决方案。

摄图网_500442804_wx_飞行中的无人机(企业商用).jpg

2020年起,关于大疆裁员的传言就再没停过。

飞奔十余年,这家无人机巨头似乎已经走入胡同拐角。有无人机产业链人士透露称,今年消费无人机需求下滑,产能过剩、库存较大是大疆裁员的主要原因。

据路透社8月报道,销售和市场部门是“重灾区域”,创始人汪滔要求削减三分之二的营销和销售人员。

而与裁员相对的,是大疆正在大力招聘自动驾驶相关人士。

官网显示,大疆近期正在招聘汽车电子方面的硬件工程师、智能驾驶方向软件工程师,范围甚至扩展至系统安全方面的专业人士。工作地点并不局限于深圳,上海也在招聘范围内。

“在自动驾驶方面,大疆一直都有招聘需求。”一位汽车行业猎头对亿欧表示,“算法类需求最大。”据亿欧了解,去年以来,大疆已向多位自动驾驶业内人士抛出橄榄枝。

自2015年起,大疆研发自动驾驶的消息便一直在业界流传,甚至有投资人称大疆未来会将30%的研发都投入该领域。对此,大疆屡屡否认,公关总监谢阗地一度出面澄清:“公司并未在无人驾驶方面预设商业目标。”

但2020年初CES期间,大疆内部孵化的子公司Livox(览沃科技),凭借Horizon(地平线)、Tele-15(远程15)两款低价激光雷达产品,掀开大疆自动驾驶神秘面纱的一角。那之后,大疆对自动驾驶予以否认的官方口径似乎略有松懈。

如今的大举招聘,更像是大疆在该领域加快脚步的重要信号。有业内人士透露称,大疆内部按照L3/L4的标准来划分自动驾驶部门,近期可能官宣自动驾驶最新进展。

已是无人机巨头的大疆,为何要进军一个全新领域?其又打算讲出样的故事?

飞到“顶”的无人机市场

放眼全球无人机市场,如果大疆自称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就连鲜少赞美中国科技企业的《华尔街日报》,也主动为大疆贴上“首个在全球主要科技消费产品领域成为先锋者的中国企业”的标签。

摄图网_500522903_wx_科技创意商务(企业商用).jpg

成立14年后,如今的大疆把持着全球消费级无人机超过80%的市场份额,估值超过1660亿元,在《2020中国独角兽榜单TOP100》中排名第七,是唯一一家垄断全球市场的中国科技巨头。

业界通常将大疆比作苹果。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消费无人机领域还没有“三星”一样的对手出现。这一度引得美国对其发起侵权诉讼,指控大疆违反《1930关税法案》第337条有关禁止不公平竞争或贸易行为条款。

虽然历经两年调查后免于禁令,但作为龙头的大疆依然不能高枕无忧。

“大疆的成功在于开创了非专业无人驾驶飞行器(UAV)市场。”Frost & Sullivan分析师迈克尔·布雷兹曾如此总结道。但问题就在于,大疆太过于专注这个市场,且没有竞争对手。

时至今日,无人机依旧是一个利基市场。在消费端,只有小部分人群有机会成为无人机大用户,大疆正通过不断降低单价的方式吸引更多玩家,同时与友商相抗衡。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消费升级带来的需求增长并不明显,限飞政策的不稳定更加剧了市场的不确定性。

“消费无人机市场就这么大,大疆已是王者,从商业角度来讲,很少有巨头厂商会在这个领域再去挑战它。”有业内人士指出。

大疆的确独孤求败,这也成为无人机大众化的阻碍。“只有大疆真正的竞争对手出现,无人机才有可能走出利基市场,走向大众。”谢阗地曾表示。

根据IDC在2018年的预测,全球消费者和企业无人机的市场规模为90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的年均增长率约为30%。如此测算,2020年无人机市场整体规模约为152.1亿美元。Gartner的预测中,这个数字降为112亿美元,其中还至少有五成以上的规模属于行业级无人机。这意味着消费级无人机的市场被进一步压缩。

汪滔似乎早有预感。2016年他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无人机市场即将接近饱和,大疆的收入到200亿元也就到顶了。

如今,大疆的营收早已超过200亿元,但这个收入显然还无法支撑起其1660亿元的估值。

“新兴产业”浮出水面

大疆在寻求新的突破,它首先将目光落在行业应用上。

摄图网_501497783_wx_发电站(企业商用).jpg

2015年下半年,大疆成立行业应用部,面向行业企业提供专业解决方案。目前,大疆已在公共安全、能源、建筑、基础设施、测绘、电力、石油与天然气等领域推出相应产品。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2025年工业级无人机的行业规模约450亿元,平均增速30%左右。

但行业无人机毕竟不同于消费无人机,技术以外,价格与销售体系都是大疆需要重新深耕的重点。

此外,大疆也在影像系统设备领域积极开拓,发布地面设备手持云台相机灵眸、相机云台禅思等。

但严格意义上讲,不论是行业无人机还是影像系统设备,都仍在无人机范畴内。本质上,大疆依旧是那个大疆,并未踏出自己的舒适圈。大疆需要找到一个足够大,且具有足够想象空间的新领域,作为其营收与估值新的增长点。

大疆曾在一份发给投资机构的融资材料中提及未来理想的营收结构:50%是无人机、25%来自影像板块、25%来自新业务。

新业务是什么?大疆明确提及医疗影像AI市场和教育市场,同时模糊表示还有围绕视觉、算法、影像处理、集成芯片技术为一体的人工智能“新兴产业”。2019年,大疆已经推出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试水机器人教育领域。

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大疆的“障眼法”:“大疆不会公布自己想做的事情,对外公布的方向很可能都是在误导竞争对手。”

发展至今,大疆并未在医疗影像AI市场和教育市场掀起太大水花,这或印证了上述人士的猜想。与此同时,大疆避而不谈的神秘“新兴产业”似乎渐渐浮出水面。

2020年初CES期间,大疆内部孵化的子公司Livox(览沃科技)发布Horizon(地平线)、Tele-15(远程15)两款激光雷达产品,专为L3/L4级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服务。这两款旋镜式激光雷达,以“非主流”的技术路线与万元以下的低价引发业界关注。

关于Livox的公开资料甚少。据说,Livox成立的初心是大疆希望能在行业无人机上搭载自研的激光雷达,但团队在研发过程中发现自动驾驶行业是一个更广阔的市场,Livox的研究主线也变为车载激光雷达。

大疆一直是一家“不愿意多说”的公司。

自2015年起,业界便不断有关于大疆进军自动驾驶领域的消息传出,对此,大疆屡屡否认。直到2020年Livox正式推出两款产品,该传闻才算有了一点“实锤”。实际上,Livox成立于2016年,公开亮相时已经踏踏实实“做”了4年之久。

有业内人士透露,凭借低价,如今Livox的产品已经获得了一部分市场份额。

自动驾驶想象几何?

今年以来,大疆对自动驾驶渐渐“松了口”。在接受关于汽车领域的询问时,大疆一反以往的否决态度,回应称:“将技术应用在汽车领域的探索已有一定进展。”

摄图网_500778002_wx_智能汽车无人驾驶(企业商用).jpg

近期,大疆在各大网站更新的大量招聘信息,更为其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传闻增添了可靠依据。

据亿欧了解,与百度的IDG(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类似,大疆内部大体上将自动驾驶分为量产自动驾驶与前瞻自动驾驶两个部门,前者专注于L3级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后者的方向则是L4。暂时不清楚是否也有智能交通相关业务。

或许在更早前,大疆就开始筹备搭建自动驾驶业务团队。

2015年,其硅谷研发中心引入前特斯拉工程师戴伦·里卡多(Darren Liccardo),为全球工程副总裁。根据领英信息,戴伦在特斯拉任职期间建立了ADAS工程团队,也曾在宝马担任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团队负责人。

2017年戴伦离开后,大疆在自动驾驶方面陷入沉寂,直到近期从其招聘信息及Livox的动作上才重见端倪。

于大疆而言,自动驾驶自然比无人机市场更具想象空间。据东吴证券测算,2020年自动驾驶市场规模为844亿元,2025年将达到2250亿元。这个数字仅针对国内ADAS市场而言,更不必说“钱”景更为广阔的L4级自动驾驶领域了。

过去两年时间里,自动驾驶在中国的发展的确经历过低谷。但今年以来,小马智行、驭势科技、踏歌智行等企业获得新融资及商业化新进展,证明自动驾驶仍是一个值得长期投入的领域。

自动驾驶之所以曾被看衰,很大程度上源于其商业化难题,这恰恰是大疆“最不在乎”的部分。有大疆高层如是描述:“大疆像个巨大的实验室,产品发展由技术研发所串联,商业化的项目不到实验室的1/3。”

这种技术先行的精神传承于创始人汪滔。创业初期,技术出身的他就并未对商业模式有过多的思考,却对产品细节精益求精。

大疆内部工程师文化浓厚。在其研发逻辑中,商业化方向从来不在第一思考位。研发团队认为,预设商业化方向后再做研发,一定做不出来。

大疆总裁罗镇华曾一语点明公司运营思路——研发产品时,大疆首先寻求的是技术突破,一旦达到这个阶段,清晰的市场需求就会出现。

另一个华为?

技术上而言,感知部分依旧是如今自动驾驶最难解决的问题。而过往时间,大疆恰恰在视觉识别上积累了丰富经验。

摄图网_500607578_wx_汽车服务概念(企业商用).jpg

2016年精灵4发布时,汪滔就以一句“欢迎来到计算机视觉时代”点出其精髓所在。与此同时,大疆将自己的描述从“Flying Camera”改为“Flying Robot”,进一步昭示人工智能野心。而后其发布的“御”Mavic Pro更是首次在无人机上应用深度学习技术,强化智能化功能。

“大疆具有技术基础。”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虽然可以做到从无人机到无人驾驶的应用场景迁移,但难度也很大。想要做好,不亚于重新研制一款‘精灵’产品。”

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显示,大疆在申请无人机相关的技术专利的同时,也获得了自动驾驶汽车相关专利。如用于自动驾驶的控制方法、控制装置及车辆;车载成像装置的安装参数的确定与驾驶控制方法及设备等。

在自动驾驶领域,大疆也有“依靠”。大疆的董事李泽湘,曾在2017年领衔创办了自动驾驶公司希迪智驾。该公司于今年完成两江基金领投的超亿元A++轮融资,正在加速自动驾驶新基金业务落地。

李泽湘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汪滔的恩师,因早期对大疆的投资和尽心扶持,被外界称为大疆“孵化者”。在大疆进入自动驾驶领域后,李泽湘将从哪些方面再次帮助学生汪滔,也是留给外界的一个“彩蛋”。

关于大疆自动驾驶的公开信息甚少。亿欧猜测,在自动驾驶领域,大疆很可能尝试走华为在汽车行业的路线——不造车,但通过多种智能汽车解决方案赋能主机厂。

10月底,华为发布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品牌“HI”,包含1个计算和通信架构,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智能车云服务、智能电动5大通信系统,以及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摄像头等30多个智能化部件。

“HI”基于华为的ICT技术优势打造,大疆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也是业界共识。

纵观大疆产品发展历史,其一般都是先从子系统切入,再逐渐发展至系统成品。从飞控系统到航拍无人机如是,从航拍悬挂云台到手持云台亦如是。根据已有的激光雷达产品来看,大疆之后势必推出更多系统成品及技术相关解决方案。

因高薪高压的企业文化,有人将大疆称为“小华为”。而在汽车领域,大疆或许也会变成“另一个华为”。

结语

过往,大疆凭一己之力开创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对技术的执着追求,使其积累了超过5000条专利信息,从而拥有绝对的技术壁垒和话语权,任何想做无人机的公司几乎都要取得大疆的专利许可。

但汪滔并未将大疆局限在无人机领域。从其对多领域的探索可见,大疆希望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自动驾驶,便是在该领域的一次深度探索。如若成功,大疆的估值,势必还要再上一个台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张男

所属栏目: 人工智能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您阅读这篇文章花了0
转发这篇文章只需要1秒钟
喜欢这篇 23
评论一下 0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优惠政策

发红包推广

已有225601人领了红包

已有红包文章99+

一大波红包文章在招手!
赶快分享起来,一起瓜分大红包吧

发红包
农创实用技术展播
阿里云创新中心
阿里云创学院
创头条双创大数据
×
#热门搜索#
精选双创服务
历史搜索 清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